無妄合作社《二十一世紀的破青年》- 台北加場

「當你從別人的夢境中醒來/城市已變了很多/滿天的星星好像施捨的銀幣/深夜裡巷道換上一副面孔/不憂不喜,沒有出路/縱火的青年喝過了酒/水溝旁嘔吐出全部青春」

--〈布萊梅的音樂家〉, 蔣闊宇

--

        那位青年來自台灣北部,御飯團在他的成長年代開賣、手搖飲料店在大街小巷冒出(主要是快可立跟休閒小站)、捷運剛剛通車,人們喜歡一路擁擠地搭到紅線底站的淡水老街繼續擁擠。在他穿上制服後的漫長歲月裡(那段時間特別漫長,對吧),他學會了吉他、學會用耳機與外界劃分疆域、學會戰戰兢兢的溜到地下社會、地下絲絨與The Wall跟著剛認識的面孔一同嘶吼衝撞、以及學會進入某個交友圈後必須知道的種種規則與術語。在地下社會收掉後的某天,他拿著省吃儉用換來的音樂祭門票入場(有時候實在沒錢就想辦法混進去,除了音樂祭他還混過電影院跟火車),從第一天第一團看到最後一天最後一團後酒醉地回家。回家途中的市景在他眼簾胡亂閃過,腦海裡的酒精竟與剛剛所聽到的喜歡的與討厭的音樂混成一團再給他一陣毒打,使他模糊地拼湊起這些年來周遭的改變,何時我家附近多了那麼多間純粹鼓勵消費的商場?何時那棟老建物被剷除掉然後那些號稱有多麼美的樓房又能拔地而起?何時我那個不算熟的朋友因為離奇的原因變了個人、離開了朋友圈?「難道我住的地方變了,人也因而變了嗎?」他這麼自我詰問。曾經,當手機可以上網時他幾次都想把朋友們的手機都摔爛,然而幾年過去後他自己也必須隨時用手機處理聯絡事項,就跟周遭的景物變動一樣,大家都這麼幹了你也只得這樣幹,事情一旦發生了就再也回不去,能做的大概要嘛就是反抗、要嘛就是適應,要嘛就是又反抗又適應--他確實用過很多方法又反抗又適應,包括試著找工作(總是沒多久就離職)、對著極其可惡的事件與謊言瘋狂生氣、存到了錢就買廉價航空出國一次花掉,與異國的朋友們發洩般地暢談彼此處境,但繞了一圈後仍傻楞楞地回到都市裡繼續賴皮。賴皮大概是還沒有改變的事吧,賴皮的人、賴皮的青年厭惡身上那些早已過時陳腐的標籤,他不習慣這裡變動但又日夜牽掛著只生長在這裡的、格外心愛的人與風情。

《二十一世紀的破青年》唱的是自己的故事也是與朋友們酩酊大醉時所幻想的、體驗到的、縈繞在心的風貌。

 

 

 

無妄合作社《二十一世紀的破青年》- 台北加場

日期|2019 / 10 / 9 (Wed.)

時間|19:30 進場/ 20:30 開演

地點|THE WALL LIVE HOUSE

票價|單人預售600 / 四人套票2000 / 現場700

 

THE WALL LIVE HOUSE

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四段200號B1

Event Tickets

Ticket Type Sale Period Price
單人預售 2019/09/29 21:00(+0800) ~ 2019/10/09 00:00(+0800) End of Sale
  • TWD$600
四人套票(可使用超商代收功能) 2019/09/29 21:00(+0800) ~ 2019/10/09 00:00(+0800) End of Sale
  • TWD$500
Next Step